尹默秋君

兴致来了才写的十分难见到生态的文笔差的懒写手

晚安

谢谢你
你是值得这以上不止一点的人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你想要的,但都希望你能幸福
在那边一定要好好生活啊

柠檬汽水

4.
他似乎想留住我。
我背对着他把脚在地上磨了磨,又低着头看了眼前大大小小的水坑一会儿。
他没有出声,我把想要转身的念头打消迟疑着向前慢吞吞的踏出步子。
依旧没有任何声音,我敢肯定他连手都没挥。
我没有停下来,慢吞吞地走进转角处就猛的跑起来。
感情事儿真是太他妈累了。
或许明浩说的是对的。
“他太懦夫了,而且皮肤黑,是个毛头小子,学习不好,情商还低,有时候对感情还很混蛋。”
可是我他妈就是喜欢金珉奎那个混蛋啊。
狠狠揉了把脸,我发疯似的在已经露出紫色的天空下边跑边吼,为了跟金珉奎一起回家还每天都特意绕了十分钟,真鸡儿傻。
我边跑边大声骂着金珉奎,把十几年间几乎没说过的粗话全都一股脑倒出来,骂着跑着吼着没力气了就直接原地躺了下来。
我抬头望着已经呈现墨黑色的天空,呆愣了几分钟后在上衣摸出手机。
“我在你们家后面。”
不久后一阵脚步声传来,隔了一会儿顺荣略带疲惫的声音响起,“……人呢?”
我爬起来坐在地上,“顺荣。”
“……你脑子出问题了?”
他拉着我起来后扫视了我一圈后直接带着我上楼,我因为脚上没力踉跄了一下。
他回头又拉了我一把,脸上带着莫名的恼怒,可能是因为知道我为什么这样,“灰头土脸的,该不会刚才那个响彻天际的骂话声就是你的吧。”
“我说是呢。”
“那你肯定是我见过最狼狈的全圆佑。”
我没有回答,只在进门前抢先问了句,“明浩也在吧。”
“嗯。”
“那我要住宿一晚。”
“你滚吧你。”他说着直接开门进入,我也跟着进去后随手关上门。
“晚上好圆佑哥,”明浩从房里探头看了我一眼,眼睛在我被泥泞溅满的卡其色裤子流转了一圈,“……是金珉奎?”
我问声不由得睁大眼睛愣愣地看了他一会,明浩见我那个样子二话不说直接拽我到房里。
“给,”他递给我一些衣服,在我进浴室前抓住衣角出声,“今天就一起睡吧。”
我瞄了眼顺荣,点点头。
“……那我呢?”
“哥今天自己睡。”



我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眼皮在打架脑子里却清醒得很。
我知道明浩也没睡着,干脆跟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说到顺荣初中时的蠢事笑成一团后默契的沉默下来,我们都知道对方心里一直想着什么。
“所以,哥还要继续吗?”
到底还是问出来了,我转头看着明浩的侧脸没有出声。
他看我没回答也不恼,反而转身看着我的眼睛,“哥我之前也说过,他很懦夫,缺点也很多。”
我下意识的想要张嘴反驳,想了想还是闭上嘴,毕竟我前不久才附和过。
“我真的很怕哥会受到伤害,那种感觉我再也不想体会到也不想看到了,”明浩说的很慢,语气里我甚至能感觉到一丝请求的味道,“哥不是最清楚了吗。”
“但是,明浩,你也知道啊。”
“他对我有多重要。”
这次换明浩沉默了片刻,他转了转眼睛而后开口吐露出的言语沾染上微不可查的悲伤。
“晚安,哥。”
过了一会他握了握我的手,我有点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他乖巧的闭着眼睛轻声说,“我说的也考虑一下吧。”
“……晚安。”
我自然知道他说的考虑是什么——无非是放弃这段苦涩的单恋。
脑子里叫喊着跟明浩同样意思的话语,却在叫喊时也清楚的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在我心中占多少的分量,我比谁都清楚。
— — — — — — — — —
— — — — — — — — —   
点点的光影透过茂密的树叶间的空隙洒在我的脸上,我不适的眯起眼抬起手想要遮住眼睛,却不由得狠狠地吸了一口气——手臂上又传来熟悉又久远的疼痛。
我放下手低头端详了伤口一会儿,是被石头砸中的痕迹。
我眨了眨眼,有些反应不过来。
“圆佑!”我回过头,是顺荣从远处跑过来,旁边还有一个娇小的身影。
这回我总算反应过来了,我估计是在做梦,做回到初中时期的梦。
他神色紧张的扶我起来,上上下下的大量了我一眼,“你没事吧,那群混蛋又干嘛了?”
我略微迟钝的摇摇头,有点应付不过来这场面。
眼前带着婴儿肥的顺荣狠狠地啧了一声,眼神满是怒气,“那群人渣。”
“先去处理伤口吧。”
我越过顺荣望向后面的人——他也抬头看向我,皱着眉,眼神满是冷静和关心。
“怎么了?”
我顿时觉得口干舌燥,一时间不知如何接话。无意识的舔了舔唇,发现口中满是血腥味,吐出一口血沫后在顺荣气急败坏的咒骂声中重新对上后面人的眼睛。
“对不起。”
“……?”
我上前几步把还没反应过来的人紧紧抱住,“我知道这是梦境——但我还是想说,”我感受到他迟疑的抬手轻拍着我的后背,“对不起,知勋。”
“我真的是个大混蛋。”






因为隔了蛮长时间更新文风急转直下😂

柠檬汽水

是以前发过的,感觉太乱了微改后重新放上来
分成三段了,第二段和第三段合成一篇发




/ / / / / / / / / / / / / / / / /
2
“合唱的事情我帮你吧。”
他上车之前对着我这么说,我在那几乎说得上是瀑布的雨水中随便点了点头迅速把他送上车,直接把雨伞扔进垃圾桶便死命跑回家里。
毕竟在那情况里撑不撑伞都是一样的。
我回家后把亲手调制的饮料放在妹妹房门前,当做赔罪。
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回房后坐在床上摊开书本给弄干。看这雨势明天多半只能呆在家里了,我宝贵的周末也只能伴着烦人的雨水声给消耗完。我悲惨于这样的事实,嘀咕着自己可悲的命运爬到床上睡觉。

我自认我是一个非常有亲和力的人,也是个社交能力不错的人,更是个有魅力的人,却怎样也想不到我的魅力大到能让一个半熟不熟的男生冒着大雨专门为了教我怎么唱歌故意跑到我家来。
所以说在门外见到书呆子的时候我是非常惊讶的。
更何况那时候他简直是从水里捞出来的样子,我猜他手中的那把雨伞也基本报废了。
“……你每次的出场方式都真令人印象深刻啊。”我塞给他一双拖鞋提议待会儿再我房间里洗一下,他推拒了几次便在我的“要不然我房间会湿的”的借口下成功妥协。
我借着他换鞋子的空档伸出手体验了一下雨势,却在一秒钟后就缩回来了。
我领着他上楼后塞给他几个比较小的衣服,他洗澡洗得很快,十分钟左右就出来了,脖子上挂着一条毛巾坐下来就准备开始练合唱。
我看着他半干不干的头发,迟疑了片刻还是开口,“那个,圆佑啊。”
他抬头疑问的望向我。
“你身体有没有不舒服什么的?”从昨天开始他脸上一直透着一抹不自然的红色我是记得的,今天他在那听着就恐怖的雨水中赶过来更是不用说,没有的感冒也能得了。
只是没想到气氛突然陷入尴尬。
我看着他从惊讶到瞳孔放大到脸色通红的低下头。
“……先练习吧。”他推了推快掉下来的眼睛说,我隐约看到他连脖子都透着微微的粉红色。
“ 你确定你还要教我吗, ”我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虽然我是很感谢啦。”
他沉默的坐在那里,久到我快被雨声给淹没时听到了一丝极细的声音。
“要的。”
“绝对要。”

他是在十点来到我家的,如今已经过了三个小时雨势才稍有减弱,他在我们家里吃了午饭后就提着我父母亲说着这孩子太瘦了后塞给他的几大包零食走了。
三个小时内我摸清了一点他的性格。有时他教到一半会突然停下来一脸凝重的坐在那儿,也不说话。起初我以为是我跟错了或者做错了什么事。
后来发现他只是在发呆而已。
这天后我们的关系确实缓和了不少,起码不会像以前那样说一句话就尴尬半天也不晓得该怎么接话。
我们商议后决定每天放学后都留个一个小时练习,一周的时间唱歌实力虽说不上突飞猛进也达到了能入耳的程度。上次在练习的时候还被李老师夸奖。
到此时,我们成为了一对好友。
3.
今天是一起练的第十四天。
我戳了戳坐在对面脑袋放空的全圆佑的脸颊,他斜眼瞄了我一眼拿起小风扇在我脸前晃来晃去。我猜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狼狈,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出汗的地方。
天气实在是闷热的很,吹在脸上的风也变了味,带着热气。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连一滴汗都没流的。
他盯了我一会儿,突然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你应该叫我哥。”
“……啊?”
“按年龄来说我比你大一岁,”他无比认真的盯着我说,“所以你应该叫我哥。”
“这跟合唱有关系吗?”
“……”
他默默拾起被风吹到地上的乐谱,摆放好分给我,从新一个音一个音的教我唱。
其实这些音我也认识,只不过看着他认真的用手指头指着教我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也便配合着他的进度了。
我把玩着他戴下来放在一旁的眼镜,细细的,在阳光下反射得晃眼。 他看我走神也就撑着下巴看了我一阵。
“……可是你真的要叫我哥。”
“……哦。”
“对了,”我突然想起上次音乐课的情景,“你上次为什么没唱啊?”
他立马开口,“你看出来了?”
“嗯,可是你后面又自己偷偷练,有点意外。”
“怎么说呢,感觉你不是会对这种事很在意的人。”
我感觉到对面人因为这话的不对劲,想改口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干脆闭嘴偷偷看着他的脸色。
他张了张口,半晌后又低下头去,“其实我也觉得很意外。”
我看着他耷拉下来的肩膀,头一次因为一个男生而手足无措。
他抬起眼皮迅速瞟了我一眼便窸窸窣窣的把谱子整理好,塞进书包站起身似乎是准备要回家。
这是一个及其普通的动作,我们每次都是这样分别的,今天却在心里没来由的焦躁,甚至不安。
看着他背上书包把桌子拼回去转身一步步走远,我心里越来越焦躁甚至在他真的要走出教室时很傻的一股脑冲过去使劲捉住他的手腕。
他一脸懵逼的看着我。
“我们去小卖部吧圆佑哥!”

老实说柠檬汽水并不是我的口味。
他坐在树荫下小口的喝着,眼睛眯起来像一只狐狸。
看他那么喜欢也就算了。
我呷了几口便看着旁边人的眼色,我们就那样坐在一起相对无言了几分钟。
他把喝了一半的汽水拧紧,“走吧,回家。”
“哦,好。”我连忙起身跟在他后面,想说些什么却不敢贸然开口,毕竟在这种状态说了啥都不合适。
跟在他后面都快到了分叉口烦恼着到底该不该跟他搭话的时候他突然停下来让我差点撞上去。
“抱歉,刚才我太没礼貌了。”
“下次练的时候把小八也一起叫上吧。”
“偶尔也可以找那几个老师请教一下,胜澈老师唱歌也很好的,比我好很多。”
“今天就到这里吧,”他转身很大力的揉了揉我的头,“明天见。”
我感觉我想说些什么便张了张口,但到他走掉前一个字都没说出口,事实上就算我开口了我也不知道该怎样把话接下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挥着手目送他。
单薄的背影。
我突然想起他在班级里看向我的那一眼,我隐约感觉那其中的感情是我完全理解不来的。
这时我们离合唱还有两周。
手里握着的汽水不冰了。

柠檬汽水

是以前发过的,感觉太乱了微改后重新放上来
分成三段了,这是第一段


/ / / / / / / / / / / / / / / / /
1.
盛夏带来的风也透着一股热气,净汉哥联合着隔壁来找我们玩耍的洪老师把几个选拔出来的同学给推进音乐室里,让我们跟着李老师好好练。
音乐室里没有空调,几扇风扇在头顶上卖力的吹着却也毫无用处,我失神的望着黑板上的乐谱。我猜李老师肯定是疯了才会选我,毕竟我在音乐课是被李老师拖出来宁愿帮他翻谱也不愿听我歌声的人。
最近学校要举办什么团队合唱比赛,为此我们这几个大男生被李老师看中并给抽出来了。
“无论你有多黑你还是要把歌唱好的,”这是李老师在从一群人高马大的男生中选我的时候严肃的说的原话,“那样可能你的黑能被歌的光环遮盖一点点。”
哦,哥你最近是跟净汉哥学坏了是吗。
当然我是不敢说的,净汉哥就在旁边靠着洪老师笑眯眯的监督我们,说了那不是找死。
他指挥着我们编好队形后过去坐在琴椅上,“首先从第二小节开始练,先跟着我唱。”
不得不说李老师的琴技和歌声还是很好听的,毕竟它在一股浓重的汗臭味和要死不活的声音当中也是相当悦耳的。
我顺着乐谱拼命的想要把高音给提上去,踮起脚梗着脖子都差不多吼出声来,用了像个狮子一般的音量破完音后被李老师砸了一个粉笔头。
却在躲避时瞟到了一个一脸淡然的书呆子。
他没唱啊。
我撇撇嘴,在音乐开始后继续用力吼着高音。
然后被李老师砸了一本字典过来,耳边是徐明浩那欠揍的笑声。
这时离合唱还剩一个月。

下雨了。
我通常是不带雨伞的,家离学校近直接冲过去也没什么大碍,在夏天里这种事儿是及其痛快的。但今天不一样,我妹妹忘了带雨伞,我个男孩子没啥子事儿,但妹妹是个女孩子啊,还是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孩,如果淋了雨感冒了咋办。
于是我让她在一楼等会儿便屁颠屁颠的去教室拿被我塞在抽屉最角落的一个学期没用的雨伞。
但愿她不会嫌弃。
我哼着被洗脑的合唱伴奏跑上楼,准备潇洒的大力甩开门时却停住了。
隐隐约约有一种低沉的男音伴着熟悉的歌词从厚重的铁门中穿过来,是合唱的歌曲。
我透过门缝望到一个单薄的背影和剪得利落的墨黑色短发,那个人坐在桌子上,腰肢细的不像话,在阳光下他的皮肤似乎是透明的,闪着光。
是书呆子。
他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好听,低沉的男声伴着缓慢的旋律在耳边环绕的感觉十分舒服,我轻哼起歌词随着眼前的的景象戛然而止。
他摔下了桌子。
“你……你没事吧!”
他捂着头蹲在那一动不动,我急忙跑过去想把他扶起来,他却在我碰到的瞬间往后快速蹬着腿后退。
我接近了几次却发现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站起来还拼命的躲着我,只好蹲下去跟他处于同样的高度,期望能够让他把手拿开看看伤势怎么样。
“诶,你把手拿开下呗,我又不会吃了你,就看一下有没有伤到。”
我等了一会儿见他依旧没有动作,斗争了几秒后果断很有男子气概的把他的手给扯下来后握住,防止他又跑掉。
“有哪里疼吗?”
他眼睛瞪的很大,起码是我认识他以后在他脸上读出的除了淡然意外的第一个表情。
我也不期望他能回答什么,就着抓着他的姿势把他的刘海一股儿掀上去,果然在额头边角的地方发现了被撞破的伤口,还不小。
“你这人也太不小心了,”那伤口看起来就很痛,也不知道他怎么一声都没吭,“先用这个贴一下,你回家后一定要消毒擦药,这两天尽量不要沾水。”
我在外套里拿出一个创口贴递给他,他的神色又恢复了以往我认识的样子,冷静的道了一声谢并拿走放在上衣口袋里。
只是可能因为皮肤太白了显得脸颊和耳尖有点红,我有点不确定他是不是发烧了。
他拍拍裤子站起来后去扶起几个倒下的椅子,我看着他戴上眼镜准备走便随口问了句,“你带雨伞了吗?”
他顿了顿后诧异的望向我,我用下巴向窗外指了指,他看了我一眼走到窗边隔着玻璃望向外面。他似乎真的没带雨伞,细长的眼睛眯了起来,我瞅着他那可怜兮兮的表情无头无脑的说了一句:“你要不要跟我撑一把伞?”
不瞒你说,那时候我自己也吓了一跳。毕竟我自认为我是绝不会做两个男人撑一把伞这种害臊的事情的人。
他转头看向我似乎很疑惑,皱着眉头盯了我几秒。
“……哦。”
哦,好吧,没想到你居然答应了。

许久没刷微博,被顺荣受伤的消息吓得立马把伸出去的一只脚缩回来了。
是时候端正心态了。

突然发觉我柠檬那篇没补
这应该是傻到极致的表现

大家觉得如果硕珉没有成为歌手会成为什么?

抱歉占tag,如题,我想了蛮久的但除了歌手就觉得没有什么符合他性格的职业了,感谢各位回答的小仙女♡。

晚回家(微队八)

“啊……要困死了。”
抬头看了一眼时钟,已经快两点半了。这大概是恋人有史以来回家最晚的一天。
他去参加公司聚会了,以我所知他是不喜欢酒的,酒量也就那样,除非是有很重要的原因他绝不喝。
要知道,他陪我喝的次数也不超过十个手指头。
我裹着一个毛毯窝在沙发里看着毫无营养的电视剧想让自己变得更清醒点,但是实在是太无聊我换成了看电影。
但还是很困。
于是我转而去吃苹果,刚在百度上看到吃苹果比喝咖啡更有效,还更健康。
但我高估了自己的胃,在刚吃完夜宵的情况下塞进一个苹果实在是愚蠢的行为,我扶着肚子几乎是爬着从卫生间里出来。
我猜我如果看到那时候的自己肯定会大叫一声“好恶心”然后踢一脚。
但我还是没有死心依旧顽强的爬上沙发颤颤巍巍的点开恐怖电影。
我从没发现恐怖电影竟如此催人入睡,从四面八方蹦出来的幽灵是那么可爱,bgm又是像轻音乐一样安静平和,加起来就像个asmr。
哦,我大概是没救了。
我拿来一张恋人硬是要买的杰尼龟模样的便利贴写了一句话贴在冰箱上。默默向门口挥了挥手就钻进被子的怀抱里了。
我爱被子,被子爱我。

本着在十二点之前回到家的想法答应了崔胜澈的邀约,毕竟部员都懂我的方式会放我走的。
我们去了公司附近的小酒馆,是胜澈他们常去的地方。
等菜都上来以后崔胜澈豪气的大力拍了桌子一下,朝空中紧绷直手臂打喊,“今夜全员不醉不归!”
我看到他手里的酒被撒出去一半的同时感受到了一丝危险。
要知道,我的第六感总是很准。

“知勋啊,你怎么不喝呢嘿嘿嘿,酒这么好喝。”崔胜澈趴倒在桌子上半眯着眼胡言乱语。
他开始把我代入到其他人了,从他的初恋到前女友到他的前男友到大学教授到爱因斯坦都客串过,最后他还加了耶稣。
无上的荣幸啊。
他突然睁大眼睛直直看向我,“……明浩,”我惊恐的看着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朝我走过来,他几乎要亲到我了。
“I'm sorry my bro. ”
我掏出他的手机想了想把搜索栏的李知勋换成了明浩,就当是我打晕他的补偿。
啧啧啧,一个大男人写什么明浩小可爱,应该跟我一样写哈尼才对。
我跟老板说了一声便拍拍他肩膀走了,他挣扎着起来也嚷嚷着:“好兄弟,好兄弟……”大力的拍了拍我的后背后重新跌进沙发。
我笑了笑,推开大门进入久违的新鲜空气中。
我估摸着净汉会发多大的脾气在已经泛着鱼肚白的天空下慢悠悠的走着。
小酒馆离家也就那么点距离,况且今天也不用上班,我有足够的时间来哄我家小孩了。
我猜测着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颇为愉悦的走在荒无人烟的街上。
‘可能在门口设了陷阱……不,净汉不会做这么低级的东西,可能把牙膏换成芥末,或者奥利奥夹心。也有把书签放到其它页码,毕竟他经常弄这个。’
可能是抿了几口的啤酒起了作用,平日里的那些小玩笑也突然在我的心里变得无比可爱。
轻手轻脚的开门,把皮鞋慢慢的放到玄关后我几乎是以五秒一步的速度缓慢走进厨房,没有意外的在那里发现了一个贴在冰箱的便利贴。
“知秀是大笨蛋。”下面画了一个生气的天使蹦蹦。
我不禁很傻的咧开嘴轻声笑出来,在包里翻了翻拿出一个小鹿形状的便签,贴在杰尼龟旁边。
嗯,嘴对嘴,很好。
我把东西收拾好放在旁边去衣柜拿了一个毛绒被放在沙发上,现在进去睡会吵醒他的,而且他还在气头上。
我尽量放轻动作打开房门,踮着脚走到净汉旁边。
他睡得很熟,乖乖地侧躺着把半边脸埋到手臂里面,我轻拨开他有点掉色的刘海啄了一下他的眼睛。

当我起来的时候知秀又在沙发上睡得昏天暗地,虽然说过很多次晚回了也要上床睡但他也是笑着答应后又违约,我也只能在清晨的时候把客厅的温度调高一点,以免他感冒。
我光脚走到厨房的时候不外乎的发现一个新的便利贴贴在杰尼龟旁边。
“净汉是大可爱。”旁边一个微笑的豆眼蹦蹦,我拿下来在手里把玩着,意外瞄到一个黑字,我把它翻转过来。
“世界上最爱尹净汉的人写。”
真是,不能不原谅他啊。

—— 一个小插曲 ——
明浩急忙赶过来在店长的指引下心情复杂的看到额头上画着耙耙,旁边飞着几只原谅色的苍蝇,被红色油性笔画成半张脸的嘴唇外加无数个蓝色雀斑和一副大佬专用自带黑墨镜的崔胜澈一摊烂泥样的睡在地上。
知秀说:“Bro,这是知恩图报。”



很愉快的写完了,算是转换关系的后续,可能会不定期的更新这系列的文。
微队八,我就不打tag啦。